Rti 中央廣播電臺 Rti 中央廣播電臺美俄6月要開峰會 中國深懷戒心

  • 時間:2021-05-07 17:21
  • 新聞引據:採訪、NewYork Times;Nikkei Asia;BBC
  • 撰稿編輯:黃啟霖
美俄6月要開峰會 中國深懷戒心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著手打造抗中聯盟,中國也極力拉攏俄羅斯、伊朗與北韓等國, 聯手抗美。不過,情勢正在演變,拜登提議美俄領導人舉行高峰會,而俄羅斯也作出若干配合舉動 ,令中國深懷戒心。(網路圖片)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著手打造抗中聯盟,中國也極力拉攏俄羅斯、伊朗與北韓等國, 聯手抗美。不過,情勢正在演變,拜登提議美俄領導人舉行高峰會,而俄羅斯也作出若干配合舉動 ,令中國深懷戒心。

美組抗中集團 中國聯俄抗美

自從3月間美中外交高層在阿拉斯加面對面會談,引爆唇槍舌劍之後,美國即著手與印太國家打造抗中聯盟,中國也傳出有意拉攏俄羅斯、伊朗與北韓等獨裁國家,聯手抗美。美中俄三大強權動作不斷,頗有合縱連橫的趨勢。

中國尤其重視俄羅斯,因為兩國都被美國總統拜登點名為「相信獨裁是世界主流」的國家,同被拜登視為強勁對手,俄中兩國並有相當的歷史淵源,並且是權威軍事網站「全球火力」(GlobalFirepower)「2020年軍事實力排名」的第二和第三大軍事強國;而俄羅斯正因為在烏克蘭邊界和克里米亞半島派駐重兵,又有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遭到囚禁、絕食抗議,招致美國譴責,中俄正可聯手抗美。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在美中3月18日的阿拉斯加火爆會談後,就在3月22日訪問中國,兩國並發表聯合聲明,不點名的指責美國實行單邊制裁,似乎形成中俄聯手抗美的形勢。中國官方環球時報並且讚揚,拉夫羅夫到訪的時機別具意義。

拜登提美俄峰會 蒲亭有意迎合

然而,拜登在4月13日與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通電話,提議兩人舉行面對面高峰會,引起中國的警覺。

日經亞洲(Nikkei Asia)資深編輯中澤克二(Katsuji Nakazawa)指出,中國決策者正在分析這項舉動,這位美國總統是否正試圖先安頓世界各地的問題,包括最近開始從阿富汗撤軍等,為的是傾全力對付中國?北京的疑慮正在升高。

不僅如此,俄羅斯的積極迎合似乎更令中國困惑。

拜登在向蒲亭提議召開高峰會的2天後,以干預美國大選、駭客攻擊等理由,對俄羅斯的公司與個人實施新制裁;然而,蒲亭不以為忤,並在一個星期後的4月22日宣布,結束在烏克蘭邊界與克里米亞半島的軍演,並在5月1日前撤回10萬大軍。俄羅斯也歡迎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到莫斯科訪問。蒲亭當天還和習近平一起參加了拜登主辦的全球氣候領袖視訊高峰會。隔天,納瓦尼也在他的私人醫生建議下,結束絕食。

接著,美俄雙方都在5月4日表示,拜登與蒲亭預定舉行高峰會,日期可能在6月。

中澤克二指出,這一切看起來都像是蒲亭在迎合美國,而參加氣候高峰會自然成為拜蒲高峰會的前奏。他說,「如果習近平對蒲亭是否準備與拜登舉行高峰會有任何懷疑的話,現在應已了然於心。」

拜登雙重戰略:先阻俄破壞 再專心對中國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記者戴維.桑格(DAVID SANGER)指出,拜登這項決定有其考量,他正面臨20年來最惡劣的外交關係,與美國截然不同的超級大國對手,正設法利用美國顯而易見的分裂。因此,拜登提出,美國必須與正在崛起的中國競爭,同時遏制試圖分裂北約、破壞民主的俄羅斯。

英國廣播公司(BBC)也在4月29日分析指出,對拜登來說,讓這種與中國競爭和遏制俄羅斯的雙重戰略發揮作用,將是他擔任總統期間外交政策的決定性挑戰。

拜登的這項策略除了「攘外」,也有「安內」的作用。

華府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外交和國防政策主任柯莉.謝克(Kori Schake)向紐約時報表示,拜登的此種論點很聰明,應能獲得一些共和黨人的支持,而且「這可能比歐巴馬總統的影響更大,因為中國對內部的壓迫更嚴厲,在國際上也越咄咄逼人。」

目前,「抗中」依然是美國民主、共和兩黨難得的主流共識。

美中關係 從尖銳對抗走向深度競爭

即使拜登與蒲亭舉行高峰會,美俄關係也不太可能立即拉近,但中國依然深懷戒心。日經亞洲引述1位中國分析家指出,「拜登已經宣佈,中國是美國最嚴峻的競爭對手。」因此,美俄關係大概不會比美中關係更壞。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曾經表示,在涉及中國問題上有三種處理方式:對抗、競爭、合作。華府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資深研究員何瑞恩(Ryan Hass)向日經亞洲指出,「在拜登主政下,美中關係正逐漸從尖銳對抗走向深度競爭。」

在此種情勢下,習近平何時可能與拜登面對面會談?3月阿拉斯加外交會談的砲聲仍在耳邊,中國目前難有推動高峰會的熱情,更何況,美俄峰會若在6月舉行,將是中國共產黨慶祝7月1日建黨100週年前夕,會特別令習近平感到不舒服。中國決策者可能會觀察並等待拜登與蒲亭高峰會後,再做下一步計畫的打算。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