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i 中央廣播電臺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絕食四君子輪番發表廣播講話 鍥而不捨地動員學生撤離

  • 時間:2021-05-10 17:48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絕食四君子輪番發表廣播講話 鍥而不捨地動員學生撤離
1989年6月初,周舵﹑劉曉波﹑侯德健和高新四人在廣場紀念碑絕食,表示與學生共進退。(資料照片/作者提供)

1989年6月4日淩晨4點30分左右,侯德健、周舵開始在學運之聲廣播站發表廣播講話,向在場學生介紹他們與解放軍戒嚴部隊軍人接觸談判的情況,並呼籲學生們主動撤離天安門廣場。直到此時,堅守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的學生們才得知侯德健、周舵與解放軍戒嚴部隊接觸談判這件事。

侯德健廣播講話的大意是:在沒有經過廣大同學們的同意之前,我擅自作主,去與解放軍戒嚴部隊接觸談判,讓學生們主動、和平地撤離天安門廣場,希望大家諒解。血已經流得夠多的了,不能再流血了。我相信現在依然堅守在天安門廣場的人沒有一個是怕死的,都是中華民族的精英,為了中華民族,為了民主事業,我們要珍惜生命,保持有生力量,準備為民主事業作長期的鬥爭。現在我們少流一滴血,將來民主事業就多了一份希望。這次學生運動,這次全民民主運動已經取得了很大的勝利,我們已經勝利了。

侯德健的廣播講話激起了在場學生們的強烈反響,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4周發出一陣又一陣的怒駡聲,幾乎是侯德健每講一句就被罵一句。許多學生怒不可遏,斥責侯德健是叛徒、怕死鬼、軟骨頭。有學生站起來大聲喊叫:「侯德健,你快滾蛋吧!別來影響我們了!」這些怒罵的學生原來一直對侯德健充滿著敬意,甚至有點崇拜。

憤怒學生批侯是叛徒

一些憤怒的學生甚至衝進學運之聲廣播站的帳篷(當時已經成為保衛天安門廣場學生指揮部新的所在地),或是搶奪話筒,或是要痛打侯德健。其中有的學生渾身是血,顯然是來自於各個血腥屠殺的現場,親手抬過遇難者的遺體或搶救過傷員。現場一度陷於混亂,保衛天安門廣場學生指揮部副總指揮李錄較為沉得住氣,指令糾察隊員們將無關人員一一清出學運之聲廣播站帳篷。

隨後,劉曉波、周舵也相繼發表了廣播講話,中心話題大致與侯德健相同,都是呼籲學生們主動撤離天安門廣場,避開解放軍戒嚴部隊的鎮壓鋒芒,一方面可以避免發生更大的流血衝突,另一方面可以保存民主的力量。當時我注意到,劉曉波在發言的時候首先表示,我同意侯德健、周舵撤離的意見。這也許是劉曉波為了強調一下呼籲學生領袖們帶領學生隊伍主動撤離天安門廣場不是他的主意吧,因為他原先並不主張撤離,而是主張死守到底。

劉曉波在廣播講話中說:「同學們,現在我們堅持的原則是和平的、非暴力的,你們希望用最少的代價換取最大的民主……現在我們如果想爭取民主,就必須從我們每一個人自身開始,少數服從多數,這是最民主的原則,希望市民們冷靜下來,這場學生運動離不開你們的支持、你們的參與。你們堅定留在天安門廣場,證明了你們的勇敢,你們已經為學生作出巨大的犧牲,你們再作犧牲,我們於心不忍,你們一定要保存下來,這是對中國民主的最大貢獻。市民同志們,希望你們能夠冷靜下來,撤離天安門廣場,我們已經到了關鍵性時刻,要作出具體的民主形式,少數服從多數,希望你們能呼籲全體市民、同學們,不要製造混亂。我們現在必須有秩序地、安全的,各校組織起來,撤離天安門廣場,請少數服從多數,全體人民都會感謝你們。」

苦勸學生留得青山在

周舵在廣播講話中說:「同學們,我們現在多保留一滴血,將來我們的民主化進程就多一分希望。我們在座的,在天安門廣場的全體同學、全體市民,我們已經答應解放軍戒嚴部隊儘快地勸服同學撤離天安門廣場,他們告訴我們,首先第一,他們已經收到上級的死命令,今天在清晨之前,必須清理好天安門廣場,這一點沒有任何疑問。也就是,他們會不惜任何代價,清理天安門廣場。同學們,面臨這最危急的形勢,我們不能再以赤手空拳去對抗全副武裝的士兵了,現在已經沒有再談判、商量的餘地了,我們現在必須盡全力保存我們的有限的力量,必須要在天亮之前撤離,他們同意在南面留一條通道,我們希望同學們以學校為單位,馬上就組織撤離工作,我們有秩序地、安靜地從南面撤離。現在是從我們自身開始體現民主的時候了,少數要服從多數。」

侯德健再次發言,表示自己會最後一個撤離,他說:「不管你們怎樣看待我們決定的事情,我們希望我們能平平安安的離開這裏,不到天安門廣場上所有的朋友、所有的公民撤離,不管是工人、市民、學生,我都要看到最後一個人離開這最危險的地方,我才會離開。」

劉曉波立刻跟著發言表示:「侯德健代表了我們4個人的共同信念,不到最後一人離開,也不會離開,希望大家協助我們,為了中國未來的民主,大家應該有秩序的撤離。」

周舵也再次發言表示:「我們完全贊成剛才侯德健和劉曉波的意見,我們會堅持到最後一個撤離,我們希望同學們一定要盡全力說服那些感情激動的同學和市民,他們確實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我們的感情上是和他們站在一起的,我們向他們表示同胞的敬意,現在同學一定要盡全力保護他們,說服他們和你們一起撤離,帶著他們回到你們的學校,給他們安定好情緒,和他們做朋友,結成生死之交。」

怒罵聲中持續苦勸學生撤離

在劉曉波與周舵發言之間,北京市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常務委員邵江宣讀了一份冠以北京市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名義的宣言,宣言的主題也是號召學生們主動撤離天安門廣場,避免更大的流血犧牲。這份宣言實際上是由邵江個人臨時起草的,目的是為了配合侯德健等人的主動撤離天安門廣場的呼籲。

一位自稱是北京市工人自治聯合會常務委員的男士也發表了廣播講話,表示贊同和支持侯德健等人的意見,呼籲學生們主動撤離天安門廣場,為民主運動保存有生力量。他說:「剛才一路以來的槍殺,已經流了很多血了,戒嚴部隊馬上就要來清場,他們已經向人民剮了一刀,一刀以後還有第二刀,我們留在這裏只是無謂犧牲。同學們,我認為有些同學堅持留在這兒是一種幻想的表現,有些同學以為戒嚴部隊不敢對我們下手,這完全是幻想,他們已經毫無人性了,我們不要作無謂犧牲,我們要保存自己的力量,現在馬上要撤離了。」

最後,絕食四君子之一的高新也發表了廣播講話,他說:「在這裏,我們4個人已經向廣大同學、市民、工人發出呼籲,希望大家明確當前的形勢,現在天安門廣場只有東南面還可以撤離,在這一個多月的民主運動中,廣大的工人、市民為了保護我們的愛國大學生,流的汗、流的血已經夠多,再不能流血了!再不能流血了!!希望我們廣大的大學生,現在和市民、工人積極配合,大家一起有秩序地撤退,謝謝大家。」高新最後又強調說:「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七點鐘之前,戒嚴部隊必須清理天安門廣場,我們不能再流血了,請大家務必冷靜。」

在絕食四君子等人發表廣播講話的整個過程中,在我所處的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北側,學生隊伍中持續不斷地發出「不撤」、「不能撤」的呼喊,許多學生情緒激動,怒不可遏,各種怒駡聲不絕於耳。

作者》吳仁華  198964民運參與者,歷史文獻學者,著有《64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64屠殺內幕解密:64事件中的戒嚴部隊》、《64事件全程實錄》。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