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i 中央廣播電臺 黃色經濟圈「寶刀未老」 中共逐漸走上不歸路

  • 時間:2021-04-18 17:21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黃色經濟圈「寶刀未老」 中共逐漸走上不歸路
聲援「爆買」,香港巿民在阿布泰分店大排長龍等待結帳。(圖:香港網友提供)

在武漢肺炎初期口罩嚴重缺乏時,為港人伸出援手的召集人林景楠所經營的「阿布泰國生活百貨」,於4月8日香港海關大舉動員過百人查封其店鋪和倉庫內未符合消費品安全條例需要中英雙語警告標籤,引起全城嘩然。有市民質疑海關是選擇性執法。據悉林景楠為前海關關員,因光復沙田事件被解僱,如今他的貨倉居然被海關關員大肆掃蕩。去年,林為市民搜羅口罩且以優惠價發售並優先給予海關人員,可是他們卻恩將仇報。不少市民響應網上號召「懲罰」阿布泰,導致分店門口大排長龍,萬人空巷進入分店購物之景象。期間亦有不少人在藍色商家「優品360」內翻箱倒籠,尋找店內是否有未符合相關條例的貨品並進行舉報。

黃色經濟圈 源於港人對極權的抗爭

「懲罰」行動是「黃色經濟圈」其中一個構成要素,也是在國安法和限聚令實施後,香港市民對於極權政府無理打壓異己之無聲抗爭。前行政長官梁振英和中原地產創辦人施永青均認為「黃色經濟圈」是限制了其消費自由和缺乏經濟效益,筆者對此不敢苟同且認為他們有點曲解相關經濟理論。「黃色經濟圈」提倡改變自身既往的消費模式與慣性,在日常消費前對於商號之政治理念和立場多作審核和考慮再決定是否光顧,希望將資源集中給予同路人而非外流。


去年港區國安法實施前,香港網民在五一黃金周發起「光顧黃店」運動,許多挺反送中運動的黃店在連假期間湧入大批消費者。(資料照片/路透社/達志影像)

「黃色經濟圈」的誕生正是因為消費者可以選擇惠顧或抵制任何商號,是消費自由下所產生的消費者運動,透過實際行動表達出對社會狀況之不滿。而早年香港的「抵制地產霸權運動」,有人會選擇不光顧所有地產商旗下的其他業務,包括超市、電訊及出行等日常必需也是如出一轍。

不但如此,施永青更在專欄中引用了著名經濟學家佛利民著作指出:資本主義比社會主義有效率的原因是因為人民有自由和選擇權,可以作出一個符合經濟效益的選擇;他指出加入太多政治考慮會使選擇變得狹窄和缺乏經濟效益。筆者認為,他卻遺漏了加入該等政治考量在消費者心目中之無法量化的價值和達到目的後所產生的經濟效益。從目前黃色經濟圈與日俱增的情況,進一步印證他是一派胡言。

阿布泰購物人潮 港府演出神助攻

在資本主義社會底下,市場是十分殘酷,即使商號為「同路人」,然而當產出質量不能滿足消費者要求或者定價高於消費者可接受範圍,最終難逃被淘汰的運,龍門冰室是其中一例;定價偏高,出品質素參差,服務態度差勁,於國安法實行後馬上割蓆退出黃圈,最後也有分店宣告結業,只不過是消費在運動中,「藍色商店」的確有結業潮的情況,以飲食和零售業情況更甚,因此前文提及「黃色經濟圈」是限制了其消費自由和缺乏經濟效益之論點亦不攻而破。

「黃色經濟圈」除了是改變人們的消費慣性外,毋庸置疑,帶有政治動機或是民粹主義的消費者運動是會帶來衝動性消費。以最近阿布泰事件為例,被海關查封貨物後的首兩日的進店人龍遠比近日長。政府對異己的打壓,某種程度上完美地交出一個漂亮的「神助攻」,扣押價值40萬港幣的貨物後,給阿布換取的曝光率和銷售額的增長遠比正常40萬廣告費的效益為高,加上政府對其他藍色商家同等違法項目視而不見的態度,以及一整年的無限期永續限聚令和國安法的肆虐,令市民民怨沸騰,因而透過合法的抗爭方式對極權表示不滿是無可厚非。部分市民的確把平時需要採購使用的日常物品轉到阿布泰採購,當中或多或少會購買了不少非必要的物品。而導致衝動消費出現的原因離不開市民對政府不滿和香港人的身份認同。

去年在美港人團體號召在2020年美國政府的人口普查填寫「香港人」,在洛杉磯的大型廣告看板上刊登示威者的身影。(中央社資料照片)

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愈趨本土化

從2012年的強推國民教育開始,到之後佔領中環,再到2020年的國安法實施,中共一直對香港人不停灌輸愛國愛黨思想。對於一個有百多年作為英國殖民地歷史背景的城市而言,人們均接受和習慣西方的教育和生活模式,植入生搬硬套的思想,嚴重干預港人的自主性。而自此開始,香港人對於其身份認同開始產生轉變。根據香港大學民意調查的資料顯示,認同自己身份為「中國人」的比例,從2012年底的21.3%下降至2019年的10.8%;認同自己身為「香港人」的比例同期則由27.2%上升至52.9%。可見香港人的身份認同越趨本土化和開始抗拒中國內地文化的入侵,因此看見香港政府開始對於異己實行像中共一樣的打壓,對於其身份認同為「香港人」並非「中國人」的普遍市民而言,在現時法律框架和自由不斷收窄的情況下,會在法律容許之下會做出一些非理智的行為,而衝動性消費地「懲罰」阿布泰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黃色經濟圈」從一個單純的消費者運動,提倡「黑裝修,紅裝飾,藍罷買,黃幫襯」,演變成現在因對於城市的歸屬感和「香港人」的身份認同,認為要減少惠顧甚至抵制「藍色商家」和中資企業,且要多扶持同路人和本土企業,避免屬於香港人的資金流失到中央手上。儘管其消費行為不一定是必需和理性,但此消費行為已經並非只考量效率與可量化的價格,而是給予本土企業機會,嘗試在滿足消費者要求加上政治理念相同下,產生一個「自給自足」的消費和生活圈,因此「黃色經濟圈」亦蛻變成一個渠道來實踐和表達香港人的身份認同。而藍色商家則因為「同路人」的凝聚力和歸屬感,已經自成一角,並走進窮途末路的深淵。

作者》含笑半步癲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