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升高緊張 因素複雜牽涉各方

  • 時間:2021-04-13 21:22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
  • 撰稿編輯:黃啟霖
俄烏升高緊張 因素複雜牽涉各方
俄羅斯與烏克蘭邊界升高緊張,大有爆發全面開戰的趨勢。(AFP)

最近以來,俄羅斯與烏克蘭邊界升高緊張,大有爆發全面開戰的趨勢。專家指出,這個問題複雜、由來已久,並涉及俄烏和歐美各方,想要緩和緊張,避免雙輸,有待各方的努力。

俄烏邊界重兵集結 升高緊張

俄羅斯3月底在烏克蘭邊境,以及克里米亞半島(Crimean Peninsula)集結成千上萬兵力,導致俄烏兩國在繼2014年以來的戰事之後,再度升高爆發衝突的可能性。

烏克蘭軍事首長在3月30日表示,烏東局勢「已進入戰爭爆發的危機邊緣。」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也在4月初證實,烏東頓巴斯地區(Donbas)衝突情勢升高。即使是克里姆林宮(Kremlin)也擔心,烏克蘭東部再度爆發全面戰爭。

美國和歐盟國家已先後表態力挺烏克蘭,而七大工業國集團(G7)外長也在12日發表聲明,要求俄方停止「挑釁」並「降低緊張」。

各方都擔心,俄羅斯和烏克蘭可能引爆全面戰爭。

俄布重兵 有國內外盤算

根據分析,這次升高緊張因素相當複雜,而且都已經累積相當時間。

烏克蘭未來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Future in Kyiv)政治學家烏朗德(Andreas Umland)向總部位於拉脫維亞的媒體Meduza表示,從外交情勢來說,克里姆林宮的盤算已經改變,因為他們認定,實施到最近才破裂的停火根本無利可圖,而且有必要讓情勢惡化,以便在稍後有關明斯克協議的解釋上,討價還價。

其次,俄羅斯與西方的關係持續惡化,也是促升緊張的因素。

俄羅斯因為在2014年併吞克里米亞半島,以及鼓動烏克蘭東部親俄分離主義勢力作亂,早就受到美國和歐洲的制裁,關係已經緊張;而在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上台之後,情勢有惡化的趨勢。

俄羅斯智庫「俄羅斯國際事務協會」(Russian International Affairs Council)執行長柯杜諾夫(Andrey Kortunov)也指出,拜登公開指稱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是劊子手,讓俄羅斯面臨壓力,明白美國對俄國的態度已和前任川普(Donald] Trump)不同。而且拜登也比川普更關注烏克蘭情勢。

俄羅斯國內政治的考量

其次,烏朗德引述其他分析家指出,俄羅斯也有國內的考量,克里姆林宮的這些舉動是在為2021年9月的國會大選作準備,以轉移國內消費者對反對派領袖納瓦尼(Navalny)被監禁、社會經濟問題,以及COVID-19疫情的注意。

在另一方面,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Zelensky)2月間關閉親俄政治人物梅維楚克(Viktor Medvedchuk)的3個電視頻道,令俄羅斯不滿。因為這原本是俄羅斯能夠對烏克蘭境內情勢發揮影響力的主要手段,這也意味著俄羅斯必須動用另一項戰術。

烏克蘭內部的變化

烏克蘭民意的變化,也是升高緊張的重要因素。

柯杜諾夫表示,目前俄烏雙方都面臨綜合性的不利趨勢,而這將導致衝突升高。此種綜合創造了先前不存的額外風險和威脅。

對烏克蘭來說,澤倫斯基正逐漸失去政治地位,成為右翼和民族主義勢力的人質,他上任以來的許多改革方案停滯不前,他派系內部的政治情緒也正在改變,認為澤倫斯基最近採行的步驟,是走上前任總統波洛申科的老路。

澤倫斯基比較是鴿派,而不是鷹派。但是這場緊張將對他的政敵、烏克蘭前任總統波洛申科、提摩申科(Yulia Tymoshenko),以及極右派政黨「斯沃博達」(Svoboda)有利。因為他們一直對俄羅斯採取強硬立場。而澤倫斯基的「人民公僕黨(Servant of the People)」將會失利。

而在拜登上台後,似乎給了烏克蘭右派添加火力,認為一旦爆發衝突,美國會更果決的支持烏克蘭,讓期待升高緊張的勢力更加振奮。

柯杜諾夫指出,亞塞拜然境內納哥諾卡拉巴克(Nagorno-Karabakh)地區的衝突也提供了啟示。亞塞拜然人動用武力,取得實質的進展,讓認為軍事力量比政治途徑更可解決衝突的人士受到鼓舞。

化解緊張 需全面考量各問題

至於升高的緊張是否可能避免走向開戰的道路?軍事觀察家、退休的俄羅斯上校柯達年科(Mikhail Kodarenko)表示,問題仍有機會透過談判解決,但不幸的是希望並不大,以2015年為處理烏克蘭危機所簽署的明斯克協議為例,各方違反停火的情況越來越頻繁,受害者也與日俱增,而且目前各方都沒有展現特別的和平意願。

柯達年科指出,俄羅斯的立場似乎也難以妥協,目前是一個雙輸的局面。

柯杜諾夫指出,「我們正目擊各種因素的累積,並朝向一個動盪的趨勢發展。我們距離嚴重的衝突還很遠,但已經比2020年4月初或2019年都更加接近。」

他因此建議,首先要穩定頓巴斯的情勢,重新回到撤離重型武器的問題、歐洲安全暨合作組織(OSCE)的任務,以及監督停火。

其次,讓明斯克協議能夠與時俱進,讓各方更能夠接受與遵循。最後,頓巴斯問題不能單獨解決,而應該放到歐洲安全問題裡面來處理。如此一來,俄羅斯和烏克蘭的情勢可望獲得緩和,不致升高到全面開戰的不可收拾地步。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