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2020大選系列/美大選青年選票佔近4成 誰能擄獲他們的心?

  • 時間:2020-10-16 14:11
  • 新聞引據:採訪、美聯社、NYT, Politico
  • 撰稿編輯:張雅涵
2020美國大選,尋求連任的美國總統川普對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路透社/達志影像)

美國自今夏以來因抗議種族不公而走上街頭的人民中,有許多年輕面孔,他們也是受到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影響最深的族群之一,在11月將至的美國大選中,佔了投票人口近4成的他們,更是兩黨候選人極力拉攏的族群,這些年輕人想要的是什麼?誰又能獲得他們的青睞,格外令人關注。

美人口年輕化 兩黨搶攻近4成年輕選票

根據美國普查局今年中公布的資料,美國人口比例,包括千禧世代(約24-39歲)、Z世代(約18-23歲)以及更年輕世代的人口已經突破總人口五成,來到50.7%,比10年前增加10%。

美國的法定投票年齡為18歲,而在今年的大選中,年輕選民達總投票人口37%,每10名選民中就有1人是屬於Z世代,千禧世代則佔27%。這兩個年輕世代的所佔的比例,已經逼近嬰兒潮世代與其父母所佔的38.1%。這群較年長的世代在2016年時許多人投給了川普和共和黨候選人。

這近4成的年輕選民所做出的政治決定,不容小覷,尤其有研究指出,年輕選民的投票率,將對一些搖擺州的選舉結果帶來關鍵性影響。

年輕選民厭惡川普 對拜登熱情也有限

這群年輕族群,最明顯的意向就是對現任總統川普沒有好感。美國國家廣播公司新聞網(NBC News) 在9月底首次總統辯論、以及10月初川普宣布確診後所作的民調發現,Z世代和千禧世代中的選民對川普持負面看法的比例皆超過半數,Z世代高達69%、千禧世代則有54%對川普看法負面。

不過,雖然年輕人不至於像討厭川普那樣排斥民主黨候選人拜登(Joe Biden),但他們顯然對高齡77歲的拜登也提不起多大興趣。年輕選民對拜登持正面觀感者佔不到3成,其中千禧世代對其持正面觀感的有29%,而Z世代則為26%;對拜登持負面看法者在兩個世代中都佔達41%。

儘管如此,兩相比較,年輕選民還是更願意票投拜登。民調機構Hill-HarrisX9月底公布的民調顯示,年輕選民比起4年前,更願意把票投給民主黨。在30歲以下的可能選民中,有60%的人表示將投票支持拜登,27%要投川普,而很多人可能只是因為「拜登不是川普」而選擇拜登。從拜登的競選策略來看,他雖然大批川普防疫失敗、和白人至上主義站在同陣線引發社會動盪、否認氣候變遷,但是在政見上,拜登似乎仍無法成功擄獲許多年輕選民的心。

專家認為,年輕選民渴望自己的心聲能更好地被納入候選人的政見中,而拜登趨於保守的政見讓這些在政治傾向上更左傾的年輕世代感到遲疑,儘管拜登在獲得提名後,結合民主黨進步派的力量,提出了支持應對氣候變遷問題的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但對年輕族群十分關心的健保,以及在造成種族動盪的警察過度執法議題上則顯得保守,包括無意支持「全民醫療保險」(Medicare for All)以及在「黑人的命也是命」(BLM)全美抗議浪潮下所提出的「刪除警察經費」(defund the police)。

Z世代組成多元 更多人兩黨都不買帳

代表美國新面孔的Z世代,在這一次大選中的選擇更受到關注。許多Z世代年輕人在這次大選中成為首投族,同時,這個世代的組成,比任何世代都還要多元,Z世代合格選民中有45%為少數族裔、55%為白人,且每5人中就有1人為西裔人士,比在任何一個世代所佔的比例都還高,而這些少數族裔年輕選民的選票,將可能對拜登的選情有關鍵性的影響。民調顯示,他們比起白人同輩,更排斥川普,而且較不遲疑的會把票投給拜登。

檢視Z世代選民的成長過程,他們多出生於後911時代,年幼時家庭可能受到全球金融風暴影響,到了青春期,最初的政治印象可能是看著白宮易手,從美國史上第一位非裔總統,轉交給被認為貶低女性、排斥移民的川普。他們最初參與政治的發聲,可能是在2018年的佛州派克蘭(Parkland)高中校園槍擊案後,於全美掀起的要求槍枝管制的抗議浪潮中。

雖然說這個世代比起千禧世代,更堅決拒絕川普,但這個世代最顯著的特徵,是他們對兩黨都不信任,要獲得他們神聖的一票,兩黨都要更加把勁。

根據POLITICO/Morning Consult的民調,Z世代有高約42%的選民認為自己是不屬於兩黨的獨立選民,認為自己為民主黨者有39%,共和黨者有20%。相較之下,在全體註冊選民中,只有24%的選民認為自己是獨立選民,認為自己是民主黨者佔40%,以4個百分點領先自認為是共和黨的36%選民。

同時,Z世代這個最年輕的選民世代,活躍於社群媒體,尤其擅長在短影音應用程式Tiktok上以另類的方式號召參與社會運動,本次選戰中,最「惡名昭彰」的一戰莫過於他們在6月時惡搞川普的造勢大會,號召大眾購買活動票券,但是不出席,導致川普的造勢大會參加人數七零八落。這是他們參與政治的方式,但是否會轉化成選票,沒有人有確定的答案。

年輕選民熱衷政治 但會去投票嗎?

長久以來,美國年輕人投票率一向偏低,2016年大選中,有一半18歲至29歲的選民未投票,比整體投票率少了15個百分點。

不過,專家指出,這絕非是因為年輕人對政治冷漠。紐約時報援引「製造年輕選民」(Making Young Voters)一書中的研究數據,76%美國年輕選民表達對選舉有興趣,74%在意白宮由誰當家,83%的選民有投票打算。

同時,年輕人比起其他年齡層更熱衷參與其他政治活動,更願意簽署連署書、走上街頭,擅長在社群媒體發起各項社會倡議。

然而,以過去的紀錄來看,青年人口投票率都無法衝高,專家指出,這可能反應了美國繁雜的選舉制度,要一段時間才能養成投票習慣。

美國賓州大學政治學教授普魯澤(Eric Plutzer)指出,需要時間才能讓「習慣性非選民」轉向成「習慣性選民」。因為對於選民來說,前幾次的投票需要付出的直接和間接成本較高,包括要花時間搞懂如何註冊成為選民、找到投票所,以及在這過程中是否能承擔得起時間成本。

本次美國大選可以說是兩極化最嚴重的一次大選,再加上史無前例的COVID-19疫情影響,可能對投票造成更多障礙,包括規則更複雜、以及投票倡議團體都更難和青年選民見面宣導如何參與投票,因此,儘管目前的數據看來對拜登有利,但種種不確定的因素讓人更無法預測,年輕人是否會投出他們這神聖的一票。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